漁獲平衡指數 (Fishing-in-Balance, FiB)

內容簡述

該指標用以衡量漁業在各階層之漁獲量是否均衡。

橫軸標籤

年份(年)

縱軸標籤

漁獲平衡指數

指標圖表樣式

line

指標詳情

關於此指標

本指標與 I.04「平均營養指數」密切相關,如對該指標感到陌生,建議先熟悉其內容。

監測對象為何?

漁業學家 Daniel Pauly 於 1998 年提出平均營養指數 (Mean Trophic Index, MTI) 及「漁獲物種漸趨海洋食物網底層 (fishing down marine food wed)」現象後,觸發許多有趣的討論,包括一項對 MTI 趨勢意涵的質疑:「MTI 趨勢向下,可能與生態系中高階消費者的族群消長無關,而是反映管理者的漁業政策傾向捕撈族群量較大的食物網底層以獲取較高的整體漁獲量。」

Pauly 於 2005 年的發表中正式回應此疑慮,表明此情況確有可能存在,並強調此類政策若是存在,應朝減少能量(或生物量)浪費的方向努力。換言之,MTI 的下降應伴隨漁獲量的上升,且兩者變動量的總和應趨於平衡,才表示對漁業資源的管理是朝永續漁業的方向發展。

本指標即用於監測臺灣的漁業資源管理是否令沿近海生態系處在此平衡狀態。

重要前提假設與備註

  • 指標設計上主要參考 Pauly & Watson (2005)
  • 本指標假設一個國家或區域的漁獲為對其海洋生態系具代表性的取樣,故漁獲中各海洋生物的相對豐度(各別漁獲量 / 總漁獲量)可做為對真實海洋生態系中各海洋生物相對豐度的估計量 (estimate)。

指標定義及計算方式

先訂出基準年,以其漁獲量和 MTI 為比較標準。以數學式表示為:

$$ FiB ={log(Y_i  (\frac{1}{TE})^{TL_i} -log(Y_0 (\frac{1}{TE})^{TL_0} )}  $$ 

上式中,Yi 和 Y0 分別代表 i 年和基準年的總漁獲量,MTIi 和 MTI0 分別代表 i 年和基準年的平均營養指數,TE 代表食物網各層間的能量轉換效率,FiBi 代表 i 年的漁獲平衡指數。

此算式乍看不易理解。為幫助讀者理解,我們假設能量轉換率為 0.1,並將其轉成以下形式:

$$FiB_i = log(\frac{Y_i}{Y_0}) + (MTI_i - MTI_0)$$

設想 i 年的 MTI 較之基準年變化量為 -1(如從 4 降至 3),也就是捕撈對象在食物網中整整下降了一個層級。由於捕撈對象轉至族群量較大的食物網下層,i 年的漁獲量 (Yi) 應大於基準年 (Y0);若假設能量轉換率可完全反映在生物量變化上,Yi 和 Y0 的差距應該會是 10 倍,兩者相除取對數將得到 1。於是 FiB = 1 + (-1) = 0。值得強調的是,當 i 年的漁獲量、MTI 皆維持在基準年水平,FiB 仍會是 0。若此狀態持續維持,也就是 FiB 始終為 0,即理想的「平衡」或「永續」漁業狀態。

FiB 趨勢的上升、下降有時會被導向純然的「鼓勵多補高階或低階消費者」爭論中,這可能是一種錯誤的討論方向。事實上導致其上升、下降的因素有多種:

當 FiB < 0,可能是 i 年漁獲量之增長小於 MTI 下降的程度,或 i 年漁獲量之減少大於 MTI 上升的程度。前者可能源於部分漁獲並未包含在漁業統計資料中(如棄獲),或漁業對海洋生態系中生物量的取用已超出生態系功能可正常運作的程度;後者則可能反映由於漁業傾向捕撈高階消費者而導致漁獲量降低。

當 FiB > 0,可能是 i 年漁獲量之增長大於 MTI 下降的程度,或 i 年漁獲量之減少小於 MTI 上升的程度。可能成因包括外來族群的移入(如新的鮪魚族群移入臺灣海域)、漁場範圍的擴張、區域內基礎生產力的上升(如環境優氧化)等。

故當 FiB 持續偏離平衡狀態,特別是當 FiB 持續下降,僅是點出現有管理方式不足以讓漁業資源維持在永續經營的水平上。至於政策上更明確的改善方向,需更多層面的設計與監測才可能找到解答。

關於此指標的資料

所需資料及其資料來源

所需資料 資料來源 資料橫跨的時間尺度 資料維護單位
臺灣沿近海漁獲物種的名錄 漁業統計年報 2000-2014 行政院農委會漁業署
臺灣沿近海各漁獲物種的漁獲量資料 漁業統計年報 2000-2014 行政院農委會漁業署
各漁獲物種的營養位階 1. FishBase
(於搜索引擎輸入學名後可查獲特定物種的營養位階)
2. Sea Around Us

參考資訊

  1. Pauly, D. & Watson, R. (2005) Background and interpretation of the "Marine Trophic Index" as a measure of biodiversity. Phil. Trans. R. Soc. B, 360(1454), 415-423. doi: 10.1098/rstb.2004.1597.
  2. 漁業署漁業統計年報、臺灣魚類資料庫、TL 數值取自全球魚庫 FishBase (Froese, R. and D. Pauly, 2008) 、無脊椎動物 TL 參照 Tian et al. (2006)、何珈欣 (2008) 
  3. 何珈欣 (2008)。臺灣沿岸海域漁獲物組成變遷之研究。國立臺灣海洋大學環境生物與漁業科學學系-碩士學位論文
  4. 劉著月 (2007)。以貢寮地區撈捕漁業資料分析 1995~2007 年漁獲季節性及營養位階變化。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環境生物與漁業科學學系-碩士學位論文
  5. 陳晛譽 (2008)。1995-2005 年間花蓮沿岸定置網漁場,漁獲物平均營養位階變動之研究。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環境生物與漁業科學學系-碩士學位論文
  6. Hall N.G. and B.s. Wise (2011) Development of an ecosystem approach to the monitoring and management of Western Australian fisheries.
  7. 104 年度度辦理之三場專家會議與個別專家諮詢之建議

資料發展現狀

I

資料集提供者

行政院農委會漁業署

調查年份

2000-2014